青年工作

当前位置:巴塞罗那 > 青年工作 > 为何家家有枪的瑞士,年3万元随时随地任意住

为何家家有枪的瑞士,年3万元随时随地任意住

来源:http://www.halidiye.com 作者:巴塞罗那 时间:2019-10-02 03:28

巴塞罗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的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 (Gita Gopinath) 告诉路透社,由美国汽车关税所引发的贸易战将影响许多国家的出口,并迫使许多贸易伙伴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关税。 她说: “当全球经济在复苏时,我们对于美国汽车关税可能对全球经济带来的影响感到担忧。 ”  如果贸易冲突延伸至汽车产业,戈皮纳特认为这也将大幅影响全球制造供应链。 她认为这个结果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比中美贸易战还大。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威胁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汽车跟汽车零件征收25%的关税。 他也坦承此决定是为了迫使包含日本与欧盟在内的贸易伙伴与美国展开贸易谈判。 然而,他近期也威胁如果墨西哥不好好把关边境安全的话,将对其征收汽车关税。  美国商务部已针对与进口汽车相关的“232条款”进行研究,并与白宫分享他们的建议。 此条款主要是进口车与车用零件是否会威胁国家安全进行调查,而特朗普在5月17日前可考虑是否针对商务部所作的建议,调整其汽车关税的策略。  一旦特朗普决定对进口车与汽车零件征收关税,这个决定将严重影响2019下半年的全球经济。 此前,根据IMF周二 (4月9日) 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IMF已预期全球景气可望因美国联邦储备系统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停止调高利率而开始复苏,可望持续至2020年。然而,IMF也警告经济复苏的幅度可能受不同风险的影响。  贸易是最大的风险  戈皮纳特表示,由于公司与主权债务不断攀升、某些大型新兴市场将感受到更多压力、再加上英国脱欧所制造的混乱,贸易对全球经济复苏来说会是最大的风险。 然而,她也表示如果中美透过贸易协议取消所有现行关税,全球经济有机会因此成长。 她表示: “如果中美取消所有目前征收的关税,这对全球经济展望来说会是正面发展。 ”  戈皮纳特说中美贸易协议的内容将是影响全球经济成长的主要因素,如果中美达成的协议无法解决长久以来的贸易冲突,投资者对接下来的全球经济展望便会抱持疑虑。 她强调: “我们不断唿吁中美双方达成一个持久的贸易协议,而不是一个必须时常修正更新的协议。 ”

固定的家和住所一般每人只有一处?这种常识似乎将要被颠覆。进入2019年后,只要每月支付固定金额、就能在日本全国的设施随时随地任意居住的服务不断涌现。费用与以往租房所需的房租处于同一水平或更低的情况很多,一般人也很容易加以利用。  边旅行边工作  日本房地产系初创企业ADDress (位于东京千代田区)自4月起,推出了只要支付一定费用、即可在日本全国的设施居住任意天数的服务。费用方面,“年会员”为每年48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9万元),相当于每月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400元)。一次性的“月会员”为每月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16元)。不仅是东京涩谷等首都圈,可选择的居住设施在德岛和福井等日本全国各地有总计11处(截至3月下旬)。  该公司计划改造闲置房和别墅,今后继续增加设施数量。在提供单间的同时,像合租住宅(Share House)那样共享客厅和厨房。因为还能使用Wi-Fi,所以也可以作为工作场所使用。  能住宿的单间设置了女王尺寸(Queen size,一般为170cm×200cm)的大床,如果是同一间房,无需支付追加费用,即可一家人一起居住。还接受法人用户,目前Recruit Sumai Company和Gaiax等6家公司已决定利用。据ADDress表示,相关服务吸引了很高的关注,“自服务推出前开始(截至3月下旬)已经获得1200个咨询”。  另外,KabuK Style(位于长崎市)也自4月起推出了以一定费用任意居住的服务“HafH”。只要支付每月费用,除了该公司自身运营的长崎的设施之外,用户还可入住日本国内46处、以及台湾和希腊等海外7个地点的现有旅馆或青年旅社。关于费用,每日都能入住的套餐为每月8万2000日元(约合人民币4946元)。1个月仅数天入住的套餐为最低1万6000日元起(约合人民币965元)。  KabuK Style联合代表大濑良亮强调称“对于很多人来说,如今是只要有台电脑即可在任何地方工作的时代。如果在和平时不同的地方工作,工作的效率将提高”。该公司还设想了用户以HafH的住处为基地、一边在日本地方城市旅行一边完成工作等使用方式。  Little Japan(位于东京台东区)运营的Hostel Pass,一个月只需2万5千日元(约合人民币1508元),即可在任何时候入住日本国内外总计14处旅社。能利用的旅社多位于城市地区,工作日从靠近工作单位的旅社去上班、周末返回家乡这种生活将成为可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CEO)柚木理雄表示“虽然为了工作而搬家的人也很多,但通过利用我们的服务,可以一直住在家乡”。  日本的住所相对于人口过度增加  类似的服务在日本以外也有,但多为面向被称为“游牧上班族”(nomad worker)或“居无定所者”(address hopper)的特别人群的服务,价格也多为每月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左右。而目前在日本正在增加的定额制任意居住服务的大部分在每月10万日元以下。日本全国租赁管理商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日本全国平均租金为5万4153日元(约合人民币3266元)。即使是东京都内也仅为7万1184日元(约合人民币4293元),考虑到无需支付照明和取暖费、家具和家电费用,各服务的使用费并不高。ADDress的社长佐别当隆志表示,“由于和普通住宅的住宿费没有明显差别,服务利用者的范围将扩大”。  Little Japan的CEO柚木表示,之所以能在降低价格的情况下提供服务,原因之一是“在日本全国,住所相对于人口过度增加”。2013年,日本总务省“住宅与土地统计调查”显示,日本全国闲置房套数为820万套,占全部套数的13.5%。今后闲置房数量预计继续增加,野村综合研究所预测称,到2033年将达到27.3%。  随着访日游客的增加,日本全国维持开业热潮的酒店和旅社最近也出现过剩迹象。东京都内的旅社经营者表示“明显供应过剩。与一个时期相比,空置情况突出”。  越来越多的人期待上述服务或将成为遏制闲置房问题和地方过疏化的武器。很多服务的核心是,不仅推动人们去地方工作,而且促进用户与当地人的交流。ADDress在各个设施安排当地居民担任管理人,促进用户与当地人的交流。通过管理人,邀请用户积极参加帮忙干农活等地区的工作。此外,HafH也计划定期举行活动,创造用户与当地交流的机会。ADDress指出“通过建立仅来旅行难以形成的关系性,创造新的工作,有助于激活地方经济”。由于一个人能在多个地方生活,因此地方和城市不再争夺有限的人口,而是走向分享——这样的时代或许会到来。

瑞士人对枪支的管理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严格,虽然现在大都数服兵役军人家中有枪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据统计,在瑞士私人手中依然有超过250万枪支。现在国会要改变这一现状,修改相关法律,而射击爱好者们对此十分不满,他们准备发起全民投票。  为什么几乎“家家有枪”的瑞士反倒不常发生枪击事件?美国作家约翰·麦克菲(John McPhee)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他所着的《荷枪实弹的和平瑞士》中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对此这位散文家只是风轻云淡地说:因为这是被禁止的。  而美国搞笑节目《每日秀》中对瑞士这种现象的表述则就没有那么严肃了。主持人麦克·科斯塔(Michael Kosta)走访了瑞士的射击场,对瑞士的武器文化进行报道。  这位美国主持人在射击场遇到了瑞士前联邦委员撒母耳·施密德(Samuel Schmid),他说出了虽然很多瑞士人手中都有枪,但却少有因开枪造成恶性事件造成死伤的恶性事件的原因:“我们瑞士人对枪支有一种由衷的崇敬,所以私人拥有枪支完全不成问题。”瑞士射击协会目前用这个海报进行宣传,反对武器法变更。  其他国家的人经常对瑞士服兵役的军人将枪支带回家保管感到吃惊、不解和好奇。以前常常有外国游客,看着穿着牛仔夹克的小青年骑着摩托车肩上扛着冲锋枪满街跑的景象而吓得目瞪口呆,其实完全不必大惊小怪,因为这只是周六地方射击俱乐部下课了。  瑞士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没有军队的国家,推行全民皆兵,时刻做好应战准备是瑞士人公认的理念,因此看到荷枪实弹的公民,在瑞士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但是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事态有所改变,在一次全民投票中,三分之一的瑞士人赞同取消军队,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  如今瑞士公民与军队之间的情感色彩与二战和冷战时期不再一样。军队的人数在减少,军人也不再那么常见。而家中有个冲锋枪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时髦。  家中枪支减少  2017年,共有1523支冲锋枪和990杆步枪被退役军人购买回家,根据瑞士《一瞥报》报道,90%服役军人在军役结束后不再将使用过的武器带回家。  早在2004年前瑞士退役官兵将使用的武器买回家的比例尚为43%:超过20'000支冲锋枪和12'000支手枪交到公民手中,这一数据来自2004年出台的《军队改革21》,这项改革减少了军队的人数和军库的物资储备。  在此后的几年,枪支随退役军人归家的数字迅速下降,自2004年至今退役军人总共带走106'000支武器。自2010年起,还规定将枪支带回家的人必须经常参加射击训练,这条规定无疑进一步削弱了瑞士人的收藏枪支意识。  买枪热  但这不意味着,许多瑞士人爱枪热情在消亡。根据《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的一篇报道,在过去一年各州批准了30'000至35'000份购枪许可证书,在瑞士,手枪、左轮手枪和半自动步枪需要许可才能购买。去年真正购入的枪支数量在45'000和55'000之间。  《新苏黎世报》根据过去几年联邦的估测和购枪调查得出结果,瑞士公民手中约有250-300万件武器。  2011年,一个日内瓦非政府组织统计得出的数据甚至多达340万支,按照这个数字,在世界范围内,瑞士成为人口中枪支密度第三大国,仅排在美国和也门之后。但是同一组织2017年的最新数据修正为瑞士230万支武器在私人手中,也就是相当于瑞士每三、四个人中就有一人拥有枪支。  瑞士人口中枪支密度的巨大,不仅是因为瑞士军人服役后拥有将枪支购入的可能性,还是因为瑞士的相关法律比较宽松。然而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不久就会发生改变。瑞士政府计划强化武器政策,使之与欧盟政策相适应。  严苛条例  自2015年11月巴黎恐袭之后,欧盟规定禁止私人拥有半自动武器,而瑞士军队的突击步枪则正属于该类武器。瑞士属于申根,有义务至2019年5月之前,贯彻欧洲武器法中的最基本条例。瑞士经过交涉,得到些许例外,比如退役军人带回家的枪支不受禁止条例限制,只有转卖这些枪支时才需要按照新法提出申请;还规定射击爱好者则必须成为一个射击俱乐部成员,或能证明自己按时参加射击训练。  瑞士射击协会觉得这一枪支法的修订太过夸张。他们担心瑞士的射击运动会葬送于新法规之下,人们也会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武器拥有者。因此瑞士射击协会发起全民投票动议反对这一武器法改革。  2019年1月中旬,瑞士射击协会将收集来的125'000个公民签名递交到联邦秘书处,在瑞士发起一项全民公投需要收集50'000个有效签名。瑞士全民将于2019年5月19日针对该动议举行投票。  当武器丢失之后  2018年瑞士共有107件武器申报丢失,比2017年多出86件,2016年丢失的枪支为69支。瑞士联邦国防、民防和体育部(VBS)证实了《一瞥报》的这一数据。  自2009年至今,瑞士共丢失了766支武器,去年找到了36支,其中3支冲锋步枪在国外发现。瑞士军队发言人Stefan Hofer表示:武器丢失的原因多种多样,有时是在家中失窃,有时丢在路上或因失火而被毁。自1969年以来,瑞士丢失的武器总计多达5000多件。

本文由巴塞罗那发布于青年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家家有枪的瑞士,年3万元随时随地任意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