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工作

当前位置:巴塞罗那 > 青年工作 > 正在酝酿,有关川普与美联储恩怨的五个问题

正在酝酿,有关川普与美联储恩怨的五个问题

来源:http://www.halidiye.com 作者:巴塞罗那 时间:2019-10-02 03:28

巴塞罗那,美国总统川普宣布,计划提名经济评论家摩尔(Stephen Moore)和商人凯恩(Herman Cain)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理事。同时他断言美联储正在破坏经济成长,并要求降低利率。  与之前的多数美联储官员被提名人相比,摩尔和凯恩的党派倾向性更明显,而且川普对美联储近期的决策也一直超乎寻常地持批评态度。  以下是川普与美联储、以及他亲自挑选的联储主席鲍威尔之间的一些最热门的话题:  问:美联储是否正试图拖慢经济成长?  答:没有。决策者称美国经济情况很好,完全可以自行正常运转,并不需要央行的明确帮助。美联储可以保留这些手段,以备经济形势更加脆弱时使用。  2018年,也就是川普减税政策生效这一年,美联储升息了四次,这让川普非常不爽。总的来说,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共升息九次,有七次都是在川普2017年1月上任之后。  他说,如果没有这些举动,今天的美国经济就会像“火箭飞船”一样飙升,何至于可能较去年的3%减速。  不过相对于通常的历史水准,目前2.25-2.5%的利率仍然较低。美联储官员认为现在利率接近“中性”,即不会明显遏制支出与投资也不会抑制经济活动的利率水平。  问:既然通胀很弱,那为什么美联储仍要升息呢?  答:虽然控制通胀在美联储的使命中处于核心位置,但美联储官员设定货币政策时也要考虑可能影响经济前景的其它一些因素。  去年年中,似乎美国经济有望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快于预期的增速。当时大多数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认为,即使通胀保持温和,在那种环境下维持过低利率也可能带来其他风险。他们担忧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借款成本较低可能会造成金融泡沫,在金融危机过去10年之后这仍然是政策制定者关注的核心问题。  对于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来说,问题不仅在于让某年或某季度的经济增速达到最高的可能水平,而是要让经济增速达到在一段较长时期内能够持续的最高水平。  问:美联储是否在忽视支持降息的各种风险,比如海外增长趋疲或金融市场波动?  答:政府官员,最近来讲还有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都表示政府担心美联储对其他问题视而不见,比如中国增长放缓和金融市况等问题。  而去年一整年,联储内部关切这些问题的官员也越来越多。  随着股价下跌和信贷市场息差扩大加剧金融环境迅速收紧,这些联储官员的数量在12月达到临界值。尽管联储当月升息,但也开始做出转变,暂停进一步升息。  问:美联储是否墨守过时的经济观点,认为增长和低失业导致通胀?  答:摩尔说美联储患有“增长恐惧症”,而库德洛则认为美联储错误地忠于“菲利普斯曲线” --一种衡量就业水平和通胀之间关系的经济模型。在他们看来,美联储过于担心如果美国失业率降得过多,通胀将会飙升。目前美国失业率临近50年低点。  通胀和失业之间的权衡取舍是美联储长久以来的争论话题。当今的官员们似乎更愿意看看,在没有出现薪资和物价上涨过快的情况下,失业率究竟能够降低到什么程度。  然而这类不是很牢靠的做法存在诸多风险,时至今日美联储的领导层仍小心关注过往情境会不会发生,也就是美联储允许失业率在过低的水准维持过久的时间,就如同其在1960年代屈从于政治压力时的做为。  当时失业率已经远低于被视为是“充分就业”的水准,但美联储仍选择允许失业率维持在低位,这成为引爆1970年代通胀急速窜升的帮凶,并迫使之后接手的美联储官员将利率拉升至史上偏高、且造成衰退的水准。  问:川普批评的不只有利率部分。这对于“量化宽松”及“量化紧缩”而言有何意涵?  答:川普近期唿吁美联储回归金融危机年代的“量化宽松”政策。在量化宽松政策下,央行吸纳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政府证券,好让金融体系拥有充沛现金,并压低长期利率。  当时这项政策具有高度争议性,而美联储已经缩减债券持仓。美联储缩减债券持仓的行动被戏称为“量化紧缩”,这项行动不久后将和升息一同中止,不过美联储内部没有人认为应该重启量化宽松。  的确,在失业率低于4%,且经济仍持续成长的情形下,川普对于实施额外量化宽松的要求,与民主党内左倾人士倡议的政策有更多相似之处,而不是共和党内的典型看法。

美中贸易谈判接近尾声,美国在与欧盟贸易谈判前宣布将对110亿美元欧洲货品加征关税。现在又轮到已躲了2年多的日本得面对相同难题:与美国总统川普双边贸易谈判。  随着美中贸易谈判将底定,预料美日贸易谈判将于下周在华盛顿登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在谈判时恐面临诸多风险,首相安倍晋三要极力避免富利润的汽车出口遭美国加征关税或限额,川普则想敲开日本农业市场,并削减600亿美元的美日贸易逆差。  ●比照CPTPP 日本不想让步  有外媒分析,安倍虽极力巴结川普,以维系美日战略关系对抗北韩与中国威胁,但这不代表日本在贸易上会让美国予取予求:安倍政府决定,不会让美国藉美日双边贸易协议,拿到比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或日欧协议更佳的好处。CPTPP是日本与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多边贸易协议。  前日本驻美大使藤崎一郎说:"是美国提出要这些双边谈判的,因此应由美国告诉日本他们想要什么,而不是日本在对方提出前先拿出什么。"  川普去年对日本销美钢铝加征惩罚性关税,又扬言对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进口车加征最高达25%关税后,安倍政府才愿坐下来双边会谈。虽然白宫官员已告诉欧盟可能顺延,但川普仍需在5月决定是否真要对进口车祭出关税。  ●德仁登基在即 日避免贸易摩擦升温  谈判规模对日本是一大关键,若美国在农业方面能接受比照对欧洲及CPTPP伙伴的规格,一如美日去年9月26日在联合声明里所暗示,则安倍应能很快搞定。川普预定5月往访东京,与即将接任日皇的德仁亲王进行国是访问,日本不会希望贸易争端令德仁登基大典蒙尘。  但问题在于,去年9月26日的美日联合声明也要求削减日本对美顺差,农业上比照欧洲及CPTPP的规格恐无法满足川普,安倍还要避免协议失衡,特别是执政的自民党7月将面临参议院选举。  外媒研判,可能的剧本之一是双方先就容易的议题快速达成协议,然后再就较棘手议题进行第2轮谈判,让川普不致空手而归,安倍也能专心日皇登基大典及大坂举行的G20峰会。

本月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的领导人在人民抗议下被迫下台,而导致抗议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困苦在整个中东普遍存在。  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为了保住权力使出了独裁者手册中的每一种伎俩,直到最后他自己的军队背叛了他。  在数月的示威期间,巴希尔让苏丹进入了国家紧急状态,任命安全官员掌管各州,承诺进行全国对话,并部署部队射击与殴打要求结束其30年统治的抗议者。  但苏丹人民仍不顾对专制政权的恐惧大量涌上街头,发泄他们对多年压迫统治与经济困苦的愤怒。周四,巴希尔成为阿拉伯地区本月第二位被迫下台的领导人;9天前,阿尔及利亚军队介入,最终结束了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在阿尔及利亚20年的统治。  这两件事的情况截然不同。一方面,苏丹跨立在阿拉伯世界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之间;其人民讲阿拉伯语,其富裕阶层可以收看整个阿拉伯地区的电视台;但苏丹与东非有着广泛的贸易联系,而且,在南苏丹独立前,其领土延伸至非洲腹地的森林与草原。另一方面,阿尔及利亚民众起义的催化剂是该国政权不计后果地作出决定,试图强行让布特弗利卡开始第五个任期,尽管这位久病缠身的82岁老人已六年没有公开讲话。这个北非国家的抗议活动也非常和平。  但有些共同主题将在阿拉伯世界各地引起反响,该地区领导人在评估这两起重大事件之际应引以为戒。抗议的核心是,在一个失业普遍、饱受镇压的地区,年轻人感到的深刻幻灭感。  2011年,正是这种愤怒引发的起义浪潮让这一地区地动山摇。许多人认为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是失败的。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爆发的冲突至今仍在给数以百万计的人民造成痛苦,而许多阿拉伯国家政府的反应,是变本加厉地镇压哪怕是一丁点的异见。  各国领导人还拿利比亚和叙利亚的例子煽动本国人民的恐惧,警告他们不要进行轻举妄动。但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事态表明,愤怒的民众不会永远吓得不敢动。  专家们多年来一直提醒,2011年起义浪潮的根源尚未被得到应对。相反,沸腾的蒸锅上还被危险地盖上了盖子。  多年来,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们倚赖“社会契约”来维持稳定,实际上是利用来自石油美元的政府资金来收买民心,换取民众接受政治自由的受限。但随着该地区各国政府疲于应对不断上升的债务、不断扩大的赤字以及不断增加的年轻人口,这些契约正在逐渐瓦解。  整个地区的食品、能源和燃料补贴都被削减,在年轻人失业率飙升之际推升生活成本。阿拉伯世界年轻人的失业率全球最高,15至24岁的年轻人中约30%没有工作。  结果是各家各户被要求在享有最低限度政治自由的情况下做出更大牺牲。而年轻一代的阿拉伯人教育程度更高、更了解这个世界,他们拥有智能手机,满怀抱负,极为渴望更公平的制度和更美好的经济前景。  正是动荡的环境近年来在约旦、摩洛哥、埃及和突尼斯引发了规模不等的抗议活动,因为人们被腐败政权在政治上边缘化带来的不公平感,因紧缩措施而愈发强烈。  社会压力只会不断加大。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计,如果目前的人口增长趋势持续下去,到2050年,中东和北非将需要创造超过3亿就业岗位。世行警告称,仅仅是为了跟上该地区人口增长的步伐,该地区每年就需要“立即创造”逾1000万个就业岗位。  可以确定地说,随着传统模式越来越不可持续,该地区各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推进早该推进的经济改革。但如果不同时进行政治改革并大幅增加就业,各国政府真就可能只是在为下一场“阿拉伯之春”播下种子。  当前的考验是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军方接下来将如何行动。如果他们不能真正地满足本国人民的需求,而仅仅试图保全不得人心的政权,他们只会为未来积累更多问题。

本文由巴塞罗那发布于青年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在酝酿,有关川普与美联储恩怨的五个问题

关键词: